Bo Hu 胡波

胡波和許多孩子一樣,心懷電影夢,努力考取電影學校,卻屢次受挫,不得不回到家鄉一所專科學校,這裡學生們的日常,就是在網吧熬通宵,或者宅在宿舍抽煙打牌。他曾這樣描述自己:“這座城市有一百六十多萬青少年,我想,我是他們之中活得最為齷齪的百分之五。”

考了好幾年,胡波終於考進北京電影學院導演系,他對電影的想法總是天馬行空、與眾不同,因此也不為老師和同學理解。在一次提交作業時,他拍攝了一頭戴著紅綢的驢,在一棟爛尾樓裡來回踱步,驢叫聲回蕩在水泥牆之間。導師看后要求胡波重拍一部類似韓國商業類型片的電影。胡波不得不按照要求完成了作業,但心裡十分反感。這讓胡波陷入深深的迷茫。

畢業后,他幾次籌劃自己的電影,都因為無人賞識、資金不足而胎死腹中。一些狗血商業片和恐怖片找上門來請他執導,但都被他拒絕了。電影令人失望,他又轉向寫作。他先后出版兩本書,《牛蛙》和《大裂》,受到業界的好評,但微薄的稿費並沒有改善他的生活。

對理想的執拗引發悲劇

2016年發生的一件事,讓胡波看到了電影夢想實現的曙光,實則成為壓垮他的最后一根稻草。

當時,胡波完成自己的電影處女作《金羊毛》(即后來《大象席地而坐》)的劇本,參加了FIRST青年影展的創投會,著名導演王小帥的妻子、冬春影業制片人劉璇注意到了胡波,並介紹給王小帥,雙方很快簽約,上馬項目,起了個偶像片的名字《愛在櫻花盛開時》。

被主流公司認可,成功拿下投資,理想的大門似乎正向胡波打開,但就像片名幾經更改,創作也遭遇波折,2017年3月影片殺青。胡波把電影剪輯為四個小時,遭到了出品方抗拒,他們認為這樣的長度是反市場、反觀眾的,並建議胡波把長度縮減到兩個小時之內,否則就剝奪他的署名權。這也許是激將,但對胡波來說幾乎是一個不可能的要求,他僅僅刪減了十分鐘。

他曾在微博裡說:“這一年,出了兩本書,拍了一部藝術片,總共拿了兩萬的版權稿費,電影一分錢沒有,女朋友也跑了。”很多媒體把窮困潦倒作為胡波自殺的注腳,但據《大象席地而坐》的攝像師,也是胡波大學同窗范超回憶,胡波生活上鬆鬆垮垮,沒有太大要求,但一涉及自己的作品,絕對容不得半點干涉。而這份超乎常人的執拗,也是悲劇發生的導火索。

據媒體報道,冬春影業將把《大象席地而坐》的所有權益捐贈給胡波父母,包含版權及收益。后續在親友的監督下,將由胡波父母將影片委托FIRST青年影展進行后期及系列工作。 

KNOWN FOR

知名作品

Filmography

近期作品
Back to top
歡迎加入 Vue

一起在 VUE 電影情報站,探索電影的樂趣。

最近有哪些想看的電影、看過的電影?現在就動動手指頭加入片單,到討論區留下影評,讓你的個人頁面更精彩!

立即探索
image description